您的位置 : 軟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靈異 > 花嫁之容氏淺淺
花嫁之容氏淺淺

花嫁之容氏淺淺 許暖暖 著

已完結 舒淺容祁 虐戀情深種田修仙寵婚

更新時間:2020-02-20 14:07:30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花嫁之容氏淺淺》由許暖暖所編寫的靈異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舒淺容祁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抗,那男鬼無奈,只得許諾不再碰我。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。“你干什么?你說過不碰我的!”“我是說過,但我現在后悔了!”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章節目錄

外面安靜了片刻。

接著,門外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“淺淺,是我,鄒行。”

我感到一股寒意,從腳底,一直升到頭頂。

鄒行?

今天才自殺的鄒行,半夜來敲我的門?

我嚇出一身冷汗。

“別惡作劇了。”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那么顫抖,“你到底是誰?”

門外又是一片沉默。

接著,那個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淺淺,你怎么了?是我啊,我讓你記得幫我留門的,你忘了?”

我感覺渾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。

鄒行上個月交了男朋友,晚上經常晚歸,全宿舍我最夜貓子,所以她常常叫我給她留門。

不僅如此,門外這個聲音,聽起來的確很像鄒行。

一切看起來合情合理,但這才是最可怕的!

因為鄒行明明已經死了!

我躲在被窩里瑟瑟發抖,還來不及思考怎么辦,門口的聲音突然欣喜地響起。

“咦,淺淺,原來你沒鎖門啊,那我進來了。”

我宛若跌入冰窖,全身發冷。

今天我的確好像忘了鎖門……

我還來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,就聽見門咔擦一聲,開了。

窗外的月光灑進,黑暗之中,一個身穿白衣,渾身是血,體型扭曲的女人,站在我們宿舍門外。

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,才忍住沒有慘叫出聲。

真的是鄒行!

鄒行看起來和白天我看見的尸體一模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,我看見她的白裙底下沒有腳,身體也在月光下有些朦朧。

她不是人。

是鬼。

鄒行似乎沒注意到我的驚恐,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開始整理桌子。

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。

我僵在床上,顫抖不已。

鄒行終于發現了我的異常,轉過頭看向我。

她的臉血肉模糊,一顆眼珠從眼眶里掉出,掛在那兒,那樣子真是說不出的可怖。

可她似乎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的模樣,對我道:“淺淺,你干嘛一直看我?我的樣子很奇怪嗎?”

我差點脫口說“是”,但好歹是憋住了。

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幾口,才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過,有些人死了之后,魂魄意識不到自己死了,會繼續自己日常的生活。

鄒行現在看起來,好像就是這樣。

可讓我疑惑的是,鄒行不是跳樓自殺嗎?自殺的人,也會意識不到自己死了?

我正胡思亂想之際,鄒行又開口了。

“曉敏和羅總呢?她們怎么不在宿舍?”

我看著鄒行血肉模糊的臉,強作鎮定道:“她們今天有事回家了。”

我記得鬼故事里說,這種意識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,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,會心性大變,做出瘋狂的事來。

我可不敢冒這個險。

“哦。”鄒行應了一聲,就開始整理明天的書包。

我哆哆嗦嗦地從床上站起來,朝門外走去。

雖然鄒行的鬼魂暫時沒有危險性,但她就跟一個定時炸彈一樣,我可不想和她獨處一室。

“這么晚了,你去干什么淺淺?”

鄒行的座位就在門口,我剛想開門出去,她就轉過頭問我。

那顆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,近看我還能看見她手臂上折出的骨頭。

我強忍住惡心,答:“我、我出去打個電話。”

我快步就想出門,不想走的太急,不小心碰到了鄒行的桌子。

她桌上有一個小鏡子,被我撞到地上。

“淺淺你怎么那么不小心。”鄒行抱怨了一句,低下身子去撿鏡子。

我突然意識到什么不對,伸手就想去搶。

“不要!”

我還是遲了一步。

鄒行已經自己撿起了鏡子。

她拾起鏡子的剎那,鏡子里,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臉。

下一秒,我看見鄒行扭曲的身體僵住了。

我心里頭咯噠一聲。

完了。

我慌張地摸到門把手,趕緊想沖出去,可鄒行突然霍的站起來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。

她的手很冷,我凍得一個哆嗦,想要掙脫,可她那張猙獰的臉,突然沖到我面前。

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,令人作嘔。

“舒淺!我怎么了!我怎么會變成這樣!”

鄒行瘋了一般地朝我怒吼,隨著她的咆哮,她的眼珠子晃悠個不停,終于掉到了地上。

我拼命地掙扎,一不小心,腳突然踩到了什么。

嘎吱一聲。

我低下頭,腦袋里轟的一聲。

只見鄒行那顆掉到地上眼珠子,被我踩了個稀巴爛。

看見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爛,鄒行渾身顫抖得更加厲害!

“舒淺!你竟然敢踩爛我的眼珠!我要殺了你!殺了你!”

鄒行的臉更加扭曲,狂嚎一聲,兩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。

變成鬼魂的鄒行,力氣大的嚇人,我被她掐得臉色發白,死命地掙扎,可依舊掙脫不開她。

鄒行死死盯著我,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,另一個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紅。

我被掐得眼前發黑,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。

誰來救救我……

仿佛是聽見了我心里的呼喊,就在我要暈過去的剎那,一陣清冷的風,突然吹拂過我身后。

下一秒,我面前的鄒行,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,掐著我的手也松開了。

抓住這個機會,我趕緊掙脫她,剛想奪門而出,可肩上突然一冷。

我一哆嗦,還來不及反應,身子就往后一倒,整個人跌入一個冰冷的懷抱之中。

“娘子,為夫來救你了。”一個清冷悅耳的聲音,在我耳畔響起。

我呼吸一滯,唰的轉過頭。

我的身后,竟然站著一個男人。

他長發如墨,一身黑色暗紋長袍,高出我好多,我抬起頭,看見他略顯蒼白的臉色,和英俊到讓人屏住呼吸的五官。一雙黑眸,宛若寒潭般深不見底,直直地注視著我,似乎要將我看穿。

我心里翻起驚濤駭浪。

這個男人是誰?

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宿舍里?

而且為什么……我竟然還覺得他有點眼熟?

我死死盯著那男人,努力地搜尋記憶,那男人卻沒有再繼續看我,只是將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鄒行身上,黑眸一冷。

“滾。”

干凈利落的一個字從他薄唇里吐出,一股寒氣撲面而來,鄒行突然怪叫一聲,慌張地破門沖出宿舍。

頓時,空蕩蕩的宿舍里,只剩下我和那古裝男子。

見我還盯著他,那男子微微低下眼簾,薄唇微揚,臉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幾分玩味。

“娘子,看了那么久,對你夫君的長相還滿意嗎?”

小說《花嫁之容氏淺淺》 第2章 半夜鬼敲門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虐戀情深小說
  2. 種田小說
  3. 修仙小說
  4. 寵婚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股票涨跌和什么有关